关于诺言
中国企业文化个性化定制专家
      诺言文化(下称“诺言文化”或“中心”)成立于2008年,致力于整合全球文化资源,为服务中小企业文化建设与振兴实体经济提供一站式个性化贴身智慧服务,通过打造“个性化定制咨询平台+信息化平台+投资孵化平台”三大平台联动的商业文化模式,为客户提供从战略规划、模式设计、综合运营、品牌塑造、融资改制、上市推广、项目管理等全链条的综合持续服务,切实帮助客户实现转型升级与价值落地,被业界誉为品牌文化建设个性化定制专家。
      诺言文化服务范围包括高端政府资源、高端媒介资源、高端论坛资源、著名高校企业家提升特训班与企业内训、企业文化建设与品牌个性化定制、大型资本项目的落地、融媒体整合推广、金融资本运作、企业家个人传记编撰出版等优质项目资源;已累计服务上千家客户,基于对中心综合服务的认可,80%的客户与中心二次及多次签约;先后独自或参与编撰了十余册企业家个人传记类与创业类管理实战书籍,这一切都深深地影响并有效推动着中国企业文化管理者不断前行与探索的步伐。
新闻中心
中国企业文化个性化定制专家
2018-02-09
  2017 年 11 月,雷军在多次否认小米 IPO 的传闻后,第一次态度有所转变,称会到业务比较舒服的时候再 IPO。  2018 年 1 月 13 日,小米 CFO 周受资在微博上分享了小米内部很火的一张图片:未来的一年里,连睡觉都是浪费时间。  评论区有一条是「这是忙着上市吗?」 周受资点了赞。  据小米内部人士透露:上市是确定的,应该是 2018 年下半年。小米内部已经有人开始以 950 亿美元的估值回购员工手中的期权。哪怕手中有几千期权就已经价值百万了。  小米 IPO 或将成为继 2014 年阿里在纽约上市以来科技行业最大的 IPO。网易科技称,2017 年 11 月份,雷军与投行进行接触,提出 2000 亿美元市值的目标,并得到了投行一定的认可。  2000 亿市值什么概念?  相当于 2/5 的腾讯,1/2 的阿里,2.5 个百度,3.5 个京东。有人称,小米上市,雷军有希望成为新首富。  伟大是熬出来的。  小米是否伟大我们今天不讨论,但「熬」这个字放在雷军身上再合适不过。  要永远相信梦想的力量并且尽早的去付诸行动  所以,用各种方法克服恐惧后,2010 年 4 月 6 日,在北京中关村保福寺桥银谷大厦 807 室,14 个人一起喝了碗小米粥后,我创办的小米就开张了。  我相信每个人都有梦想,我也相信你为梦想付诸了行动。  我建议你五年后十年后甚至二十年后,依然有坚持梦想的勇气和决心,依然相信梦想的力量。  奋斗没有终点,你要学会坚持第一份工作,我做了整整16年  1991年11月4日,我在一个计算机展览会上,遇到了久仰大名的文字处理软件 WPS 之父求伯君。  我看到的是一个很英俊的小伙子,全身名牌。我当时真是有些被震撼了,觉得那就是成功的象征。他的名片上赫然印着「香港金山副总裁」,我大学时见过 WPS,我原以为那是外国人的手笔。  1992年我大学毕业,应求伯君邀请,我加入了金山。  「求伯君在金山因为写程序成功了,而且是打工成功的。金山能造出一个求伯君,就会造出第二个、第三个。大学时我创过业,失败了。创业我还缺太多东西。」  23 岁入职金山后,我再也没换过工作。到 38 岁辞职时,这一份工作我坚持了 16 年。  在金山,我获得了「劳模」的称号。每天 16 个小时,一周七天不休息,长期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我先后出任金山公司北京开发部经理、珠海公司副总经理、北京金山软件公司总经理,最终做到 CEO 职位。雷军和求伯君  当然,所有的成绩都不是一帆风顺的。我在金山遭遇过太多失败。  1995 年,我们历时三年研发的「盘古组件」发布,这是我寄予厚望的产品。结果呢,发布会开了,广告也做了,销售却一塌糊涂。  那次打击让我失去了理想,基本上每天早上醒来,我都会发现自己是在沙发上睡了一宿,因为在床上实在睡不着。  那段时间,我每天下午跑五公里,对着天空大喊:我是最棒的!  我想过出国,换一种生活方式。但那意味着我承认自己真的不行,我无法接受,我希望把金山办成世界一流的企业,为此我付出 20 年甚至一辈子都值得。  每位成功者其实跟所有人都一样,都有自己的梦想,唯一不同的是坚持。  做你热爱的事,热爱你所做的事,然后顺势而为  如果说除了梦想和坚持,还有什么东西重要,我觉得还有热爱。  你喜欢这件事情,你爱这件事情,你把这件事情变成爱好,你做这件事情就不会觉得累,也不会有牢骚,遇到困难都很容易去解决。  比如说我做手机,就是因为我是个手机发烧友,我喜欢这个,我每天都琢磨,我不觉得累,我也不觉得这是工作,它就是你的爱好。我现在还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  所以一定要选喜欢的事情,选对你喜欢的事情,钱多钱少不在乎,累不累不在乎,我觉得这样更容易成功。  其实周鸿祎也是这样。1995 年,周鸿祎在西安交大研究生毕业,他有两个工作选择:一是去银行工作,拿 3000 元高薪;二是加入电脑公司,拿 800 元月薪。  周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因为加入电脑公司更接近他热爱的东西——做软件。如果去拿 3000 元的高薪,只能是离自己的梦想越来越远。  顺势而为很重要,我做的投资基金就叫顺为。  不管做什么,没有坚实的基本功、没有勤奋,是成功不了的。但有了勤奋,也不一定能成功,还需要什么呢?还需要把握大的发展机遇。  小米精准的踏到了智能手机换机的时间点,诺基亚不行了,苹果刚刚起来,小米应运而生,用了一套全新的模式,在短短三年时间做到中国第一,整个成长速度远超想象。  很多聪明的年轻人觉得,聪明加勤奋,天下无敌。但怎么把握时代机遇,怎么在大方向上正确,这也非常关键。  做好自己的事,别羡慕别人  2007 年,我参加一档电视节目。  嘉宾问我:你资历比较老,周鸿祎来北京第一顿饭都是你请的,但后辈做搜索、游戏的都起来了,你在编程上都是他们的老师,你有一丝焦虑吗?  我说我焦虑,甚至嫉妒过。  后来有金山同事看百度上市很激动,和我聊了几个小时,我就问他:   你这么羡慕,李彦宏会分你一分钱吗?不会,那好,回家该干嘛干嘛去,把自己的地种好。  我有个挺出名的话,是我抄来的,叫「只要站在风口,猪也能飞起来。」  有人说我是机会主义者,可能大家对我讲这句话的背景不了解。  任何人在任何领域成功,都需要一万小时的苦练。如果没有基本功,谈飞猪那真是机会主义者。所以大家千万不要忽略,今天在空中飞的那些猪,他们都不止练了一万个小时,可能练了十万个小时以上。我觉得这就是大家被忽略的。  创办小米时,我说服自己,在刚开始的一两年时间里,要极其低调,高度保密,脚踏实地。直到把产品做得差不多的时候再站出来说话。光是组建最初的合伙人团队,我就花了一年多时间。  2016 时,我说大家都有些脑袋发热,都希望我们赶英超美,大家对我们的期望值太高了。但我们才成立 6 年,大厦不是一天砌起来的,我们在每一个领域都要夯实。  其实外界并不了我们,包括我们的模式,人们普遍看明白小米模式,可能需要 15 年。 但不管外界怎么看我们,我们今年肯定比去年强大,比前年强大,比大前年强大。我无意中使用了最高明的秘诀,认真拼命工作  2017 年 9 月,我去韩国出差。飞机上,我看了稻盛和夫的《六项精进》,整本书三分之二的内容就在讲 3 句话:  1、付出不亚于任何人的努力。  2、认真拼命地工作。  3、除了拼命工作之外,世界上不存在更高明的经营诀窍。  看完书我很感动,稻盛和夫被日本人称为经营之神,白手起家创办了两家世界 500 强企业,京瓷和 KDDI。  我可能无意中使用了他说的,世界上最高明的经营诀窍——拼命认真地工作。  到韩国后,我拜访了三星的三个副社长,除了聊合作,我还问人家几点起床。两个副社长是早上 6:30 上班,另外一个是 5 点上班,先去办公室跑步一小时再工作,晚上 6 点下班,但一般要应酬到 10 点左右。  听完我就心理平衡了一点,每个人的付出都超过大家的想象。  为什么说这个呢?  创业者都是时代骄子,但我看到了另一面,每个人在市场上打拼都不容易。  大家没有公众理解的那么光鲜,豪宅、名车,飞机、游艇,这些都是少数人。我是个失败的创业者,因为我是劳模。  延伸阅读  雷军今年 48 岁了,依然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他认为自己还算不上成功,小米才刚刚开始。  2014 年,雷军在接受采访时说:  我们已经用三年时间改变了智能手机行业,所有产品都变好变便宜了。十年后,你将看到小米改变了中国,至少是工业。我们还想成为世界第一。  2015 年,接受专访时说:  我一直是一个坚韧不拔、百折不挠的钢铁战士。我在这个行业 26 年,没有人比我更执着、更具理想主义精神。  2016 年,接受专访时说:  人们说我登上神坛,你们觉得我是风口,其实我是猪。我从 1989 年干到今年,你觉得我是第一次创业吗?如果是第一次创业,保证 10 辆超级跑车都买了。但是我没有横着走,我肯定没有自我膨胀,一个干了 27 年的人,大家觉得很成功,其实我不算很成功。  我们最该向雷军学习的是,要越老越狠。  别 30 岁还没到,就觉得人生差不多了。
2018-02-07
      2月4日,诺言文化2018年会正式举办。在下午的述职报告和晚上的聚餐两大环节结束后,年会的重头戏——新年晚会,于19:30分正式上演。今年晚会的主题为“一起前行·一路有你”,寓意公司员工携手走过2017,并会在崭新的2018年同心同德。诺言文化的创始人吴汉首先上台致辞,对小伙伴们这段时间的积极排练表示了肯定,并预祝晚会成功举办。  诺言文化创始人吴汉为晚会致开幕词,并深情朗诵《满江红》。  NO.1 开场舞《小苹果》  年会在市场二部充满活力的舞蹈《小苹果》中拉开序幕。欢快的节奏、动感的舞姿,一下子把年会的气氛推到高点。  NO.2 诗朗诵《感恩的心》  市场三部的冯欣和白牡丹身着统一的服装,声情并茂地朗诵了《感恩的心》,极富感染力。   NO.3 相声《经济学》  编辑部门的同事带来了群口相声《经济学》,巧设圈套“骗”走师弟500块钱,引发现场一阵阵欢快的笑声。   NO.4 游戏环节  三位公司领导在吹气球游戏中亲自上阵,结果是“巾帼不让须眉”,代表二组的王艳率先胜出。  运送乒乓球的游戏,考验选手的默契程度。最终,第三组的六名选手在5分钟内成功运送37个乒乓球,胜出。   NO.5 奖励优秀员工  两位获得“2017年度优秀员工”的同事,被奖励华为P10手机一部。  诺言文化创始人吴汉为超额完成项目任务的市场部员工颁发奖金。  NO.6 歌曲连唱《拥抱你离去》、《我相信》、《酒干倘卖无》、《我的中国心》、《成都》  诺言好声音们各展歌喉。  NO.7 舞蹈《大梦想家》  行政部三位同事带来的舞蹈《大梦想家》。   NO.8 魔术  市场三部王金华带来三段精彩的魔术表演。  NO.9 大咖配音秀  编辑部和财务部带来的配音表演。  NO.10 年会精彩花絮  年会在诺言小伙伴们的合影中圆满结束,让我们一起期待诺言文化更加炫酷的2019年会吧!
2018-02-05
  导读:苹果、三星、华为、OPPO、vivo和小米这些品牌在过去的竞争中虽然都没能把对手打垮,但其他小规模的手机厂商却遭了殃,之前已经有HTC、moto、黑莓和诺基亚等巨头的沦落,而现在,又有两家老牌手机厂商要加入这个名单了,分别是富士通和LG。  富士通出售手机业务  富士通虽然早已经退出了中国市场,但现在即使是在日本市场也是难以为继了。  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富士通将出售手机业务给北极星资本集团,价格为500亿日元(约合4.56亿美元)。此外,该报道还称,保留手机业务的员工和工厂可能是交易的条件之一,富士通或将在北极星资本管理下继续运营Arrows品牌。  这意味着富士通手机将退出市场,今后日本本土手机品牌只剩下索尼、夏普和京瓷(部分新兴品牌未计入)。  曾几何时,几乎每一个日本科技品牌都拥有手机产品线,例如三菱、三洋、NEC、东芝、卡西欧、松下、索尼、富士通、夏普、京瓷、日立等等。  随着市场竞争,各品牌不断舍去手机业务,并且在2011年前后出现了抱团潮,强者并掉弱者,富士通也在当时收下了东芝手机,全盛时期一年手机销量超过800万台。  然而,在智能手机时代,富士通等日本手机制造商在全球智能手机竞争中节节败退,逐渐被苹果、三星及中国手机制造商超越。  LG退出中国手机市场  一直就有传言,LG将退出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如今,消息得到了LG官方的证实。  一位LG北京办事处代表表示“LG智能手机业务退出中国了”。  作为手机巨头LG其实已亏损多年,据TechCrunch网站报道,LG旗下智能手机部门LG Mobile仍在以惊人的速度亏损。  这家韩国公司2017年第四季度亏损2132亿韩元(合1.9233亿美元),尽管比上个季度的3753亿韩元(合3.3137亿美元)有所收窄,但目前还没有迹象表明情况会很快发生好转。  事实上,LG在中国也曾有过辉煌时期,曾推出的经典手机,更是受到了许多用户的喜爱和追捧。  比如,2006年推出的“巧克力”系列,凭借时尚轻薄的外观,一度成为当时最受欢迎的滑盖手机之一。  尽管这款手机价格不菲,达到了4000元以上,但一年内,巧克力手机在中国销量仍达到60万台,占据LG当年在华手机销量的20%,销售额占比40%。  2008年,LG手机销量更是超越摩托罗拉和索尼爱立信,位列诺基亚和三星之后,排名世界第三。  然而,在2G转3G的重大变革时期,LG手机却没能抢占到先机,而是把重点放在了功能机上。如今的LG,在中国各大商场手机柜台上基本上已没了踪影。  国产手机崛起,巨头衰落  两大巨头在中国倒下,背后原因让人意外。  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LG公司也坦承,正是由于中国品牌的激烈竞争导致的。LG公司表示,华为、OPPO、vivo等中国手机厂商的崛起,以及零部件成本的上涨都是造成亏损的原因。  近年来国产手机凭不错的性价比在市场中逐渐强势,据国际调查机构GFK发布的数据显示,在刚过去的2017年,中国手机市场上国内品牌占绝对主导地位。  不仅仅中国本土,甚至海外市场,许多外国友人已经开始为国产手机疯狂了。  从单一追求销售数量到注重技术创新、提高手机质量,从满足于低端市场获利到深耕品牌、强力进军海外中高端市场,站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风口上,扬帆起航的国产手机获得了“弯道超车”的重要战略机遇期。  可以想见,只要继续增强海外专利布局、提升品牌核心竞争力,国产手机在世界舞台进入“高光时刻”的时代已然可期。来源丨新华网、环球网、大河报、IT之家、互联网热点、网易科技
2018-02-02
  他本是渔村小青年,17岁去北京闯荡,31岁开始创业,公司上市10年营收翻四倍,市值破600亿,成为行业第一,世界第三!他就是安踏的创始人丁世忠。▲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17岁之前,丁世忠从没离开过家乡。他老家就在晋江,那里是中国鞋都,做鞋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明朝,家家户户都有制鞋小作坊。  丁世忠小时候淘气,压根就不好好读书。结果,1987年中考数学只考了23分,被全班同学一顿耻笑,他这才知道丢人了。  老家没脸面待,丁世忠就决定去北京闯荡,“越远越好,最好一个人也不认识。”  父亲气得没法子,就给了他600双鞋子,让他拿出去卖。  “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难。”丁世忠这才知道赚钱的辛苦,从福建到北京的绿皮火车,他直挺挺地站了两天两夜,等到达北京的时候,脚踝肿得已经走不稳路。  然而,要品牌没品牌,要推广没推广,要团队没有团队,仅凭单枪匹马就能在北京赚到钱,你以为你是谁?果然,丁世忠在王府井一天跑十来家店铺,愣是连说句话的机会都没有。  换上一般人,就死心了,偏偏丁世忠是一根筋。  后来,他干脆就蹲在人流量最大的东单批发市场一层鞋柜,早上9点来,晚上6点走,一连3个星期天天如此。门口那个卖鞋的被看毛了,就喊来楼层经理。  其实,丁世忠的要求也很简单,就是把自家的鞋子摆上架,“营收二八分,八成归店里。”  那不相当于白捡吗?刚好没几天就到圣诞了,店里需要大量人手,免费的劳动力谁会拒绝?就这样,丁世忠的鞋摆上了架。  结果,600双鞋一个星期就卖完了。尝到甜头后,丁世忠干脆在鞋城租下一个柜台,开始了卖鞋生意。此后的4年,他赚到了人生的第一个20万。  不过,没有品牌,挣的都是辛苦钱。所以1991年,丁世忠决定注册“安踏”,并把在耐克工厂的哥哥拉过来。  哥哥一过来不要紧,手下的7名技术工也跟来到安踏。有了耐克的标准,那鞋靴胶粘、热硫化、注塑、缝制工艺就不是事了,安踏立马上了档次。  为控制成本,丁世忠专门招50多岁的中年大妈,“对待遇没要求,而且稳定。”别看她们大字不识一个,动起手来可是快、狠、准,做出来的鞋,穿个三、五年都不会开胶。  不过,李宁、匹克、贵人鸟都盯着运动鞋,要想脱颖而出,就得有点绝活。  其实,鞋子质量都差不多,但是人家肯花钱砸广告,所以丁世忠没有办法比,他只能去那些三四线城市,包括小城镇。  湖南境内到处是山,交通极其不发达,他常常坐拖拉机,甚至步行五、六小时才从一个镇到另一个镇。每天5点钟,他就爬起来,晚上一两点还在安排第二天的行程。  1994年冬天,在江西景德镇,才出发十几分钟就下起了雨加雪。为了不迟到,他只得深一脚,浅一脚继续前行。等到客户那里,头发早经结冰,最后是一边烤火,一边签的单。  就这样,两年时间,丁世忠遍访全国500多个城镇,签下了1000多份合同。天道酬勤,有时候,最笨的方法却是最有效的。▲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5年后的1996年,营收首次突破100万。  到了1998年,营收首次突破1000万。  这个时候,丁世忠想到了做广告,“”不但要和对手拉开距离,还要把安踏这个牌子打出去。”  于是,1999年,丁世忠请来当时最红的乒乓王子孔令辉,拍摄那则著名的“我选择,我喜欢”。紧接着投入500万,在央视一套和五套投放广告,每天播放7次。  2000年,更是在央视砸了近千万元广告费。  你知道的,孔令辉在悉尼奥运会上大放异彩,首次实现了大满贯,“我选择,我喜欢”也就此走进了千家万户。  当年,安踏销售额突破3亿,是1997年的6倍!  一个好汉三个帮  第一个好汉是赖世贤。赖世贤的长处是情怀和胸怀,为理顺内部裙带关系,他果断借助外脑,请来毕马威管理财务,请来科尔尼设计战略。从此,安踏的管理一是一、二是二,再也没人敢倚仗资历混日子。  第二个好汉是丁世家。丁世家是个工作狂,加班到十二点是常事,办公室常年备有被褥和洗漱用具。  2009年,公司计划推出一款板鞋。历时三个月的研发、设计,样品拿到丁世家面前的时候却被他一口否决,“设计太丑,没一点现代感。”要知道,光开发那一个版本就耗资500多万。  正是一帮好汉把关,安踏如日中天,每年以50%的发展速度超前走。  2007年,安踏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当天收盘市值达到187亿港币,丁世忠也以50亿元的身价,挤入《福布斯》2007年中国富豪榜。  很多公司上市就意味着马放南山,刀枪入库。但是,丁世忠不这么想,他连续发起两大战役,直至成为行业老大。  首先是打败德尔惠。作为同时代的品牌,德尔惠借助周杰伦代言年入6.3亿,不过,老板却把赚来的钱全用来炒房、搞投资,结果制鞋业务不断下滑,最后卷入财务造假,欠下5.36亿巨债,从此告别江湖。  第二是决斗李宁。2008年以后,李宁接着奥运会的东风,决定向高端市场迈进,不仅把价格调高,而且专做高档运动鞋的意味,直接和耐克、阿迪达斯竞争。▲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而丁世忠却一如既往做中低档运动鞋,并直接拿下CBA篮球冠名权,而且一口气签了7年。  正是这一决策,从根本上扭转了安踏的地位。  2009年,丁世忠更是投了7亿元,成为国家奥委会体育服装赞助商。同时。签下火箭队的斯科拉、加内特、隆多、帕森斯、汤普森等5位球星,成为NBA中国市场合作伙伴。  从此,安踏大踏步前进。 2009年营收30亿,2010年45亿,2011年更是突破60亿,以后每年的增长速度都在50%以上!  至此,安踏的营业额达到李宁的1.5倍,成为名副其实的行业老大。  2017年7月,安踏市值611亿,是李宁的5.4倍,是李宁、特步、361°三家公司之和的2.7倍。  “不做中国的耐克,要做世界的安踏。”丁世忠就是这么霸气!
品牌项目
中国企业文化个性化定制专家
战略合作
中国企业文化个性化定制专家
智库专家
中国企业文化个性化定制专家
合作媒体